愛在周圍

關於部落格
這是宙緯個人的部落格,裡面放了許多我的文字、照片和喜愛的音樂,算是用來記錄生活最重要的平台,歡迎參觀!
  • 1790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政治,一定是醜陋的玩意兒?我看「野草莓學生運動」.....

很抱歉~上一篇網誌才提到說要寫一篇輕鬆一點的東西,這一篇卻又聊到非常嚴肅的東西:政治!

但我實在不是故意的,因為我只是想說要來分享一下最近的生活近況,偏偏我的生活近況裡,有一部份就是跟政治有關....

不過,說是有關,卻也沒那麼有關。
我所參加的,是一個叫做「野草莓」的學生運動。
這個運動主要要強調的,是抗議陳雲林來台期間,政府對人權的漠視與打壓,已經到了需要我們站出來發出聲音的地步。

不過,看著網路上社會大眾對野草莓運動的一陣撻伐,我覺得在我分享之前,可能要先澄清一些事。

首先,沒有人看一件事情是沒有自己的立場的,我也不例外。
身為一個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信徒,我自然受到本宗傳統的影響,對政府侵犯人權與自由的行為會特別注意。
但這不是說,在陳雲林事件當中,那些打傷警察的「暴民」不需受到譴責。
這同時也是野草莓運動的立場。

只不過,很可惜的,當我們習慣用「政治」的眼光看待說話者的時候,很多「弦外之音」就很自然地被解讀出來,也就是我們常說的「抹黑」。

當野草莓運動提出「抗議政府侵犯人權」的聲音,大家很自然地將「抗議執政黨」與「支持在野黨」劃上等號。

我不怪大家,因為「抹黑」在台灣社會,早就是司空見慣的文化。

只是,我很想問,「每一個說話者的背後,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」這樣的想法,難道就沒有例外嗎?

如果,政治只是「既得利益者之間的分贓與角力」,那麼我承認,政治是世界上最醜陋的玩意兒。而且,因為說話者背後隱藏著不可告人的「自私」意圖,打動人心的演說就變成了冠冕堂皇的藉口。

這就是政客的嘴臉。

但,事實上,人類歷史上真的出現過「為了他人或真理的緣故而參與政治」的人物。為他們來說,政治是「獻身於真理的管道,是維護弱勢者的工具」。如果是這樣,政治就成了世界上最動人、偉大的事業之一。

在二次世界大戰時,在德國的馬丁尼莫樂與潘霍華牧師,大戰後美國黑人運動民權領袖金恩博士,都是這樣的人。
在我心目中,他們都是真正的「政治家」!

只可惜,放眼台灣政壇,似乎沒有這樣的人存在。

也因此,我們不得不讓「每一個說話者的背後,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」這樣的想法,成為我們在看待每一個政治事件的準則。

我不知道其他參與靜坐的學生是怎麼想的,
但至少,我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去靜坐的。

參與野草莓,是我參與關懷社會的行動,是我實踐公民權的方式;而且,就如同我投票一般,這也只是「其中一種」方式。

我不是民進黨員,我參與靜坐也不代表我就支持人民使用暴力攻擊警察(我真不懂為什麼警察家屬要把矛頭對準靜坐的學生?)我是為了台灣的人權與自由而去靜坐,因為,我親身體會過什麼是沒有人權與自由的滋味。

2006年,我與一些同學到印尼的蘇門答臘島上去拜訪當地的華人教會。
那次的短宣,成為改變我一生的經驗之一。

親身走訪印尼的基層社會(去答里島不算),讓我感受到什麼是警察國家...因為在印尼當地的華人就是這樣,出了車禍不要想可以爭個公道,因為警察是收賄的警察,是排華的警察。在印尼街頭,我們不敢隨便跟別人講耶穌,因為照印尼的法律,向伊斯蘭教徒傳講耶穌是犯法的,那裡是沒有宗教自由的國家。

回國之後,我恍然大悟,沒有什麼是理所當然的。

今天台灣能夠成為「全球華人執政的地區中,最民主的國家」(新加坡、香港都差的遠了...)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,而是過去許多黨外人士與民權鬥士一起努力的成果。

因此,當我看見馬政府用7000名警力保護中國共產黨的官員,甚至連法輪功與支持圖博(西藏)獨立運動的人士也被帶走時,我真的生氣了!


馬英九先生,你可以保護你的貴賓,但請不要說民眾揮舞國旗,在陳雲林過境的地方舉抗議標語的人就是暴民。當你極力保護來自集權國家的官員之時,你可曾想過他們最需要「經驗」的,就是那些來自「反對者的聲音」?!

也難怪,當陳雲林離開台灣之際,會「大方地」跟馬先生說:「歡迎來中國,我保證你不會看見這樣的抗議群眾」......

當然不會!因為反對者都被抓去關了!中國大陸是沒有人權與自由的地方!

回到野草莓學運的訴求,他們(包括我)沒有譴責攻擊警察的暴民,是因為受傷的警察有總統有去關心他們,攻擊人民保母的暴民有被輿論譴責,但下令帶走異議人士的官員呢?他們有被譴責嗎?

至今,我們沒看見馬英九或劉兆玄有去探視靜坐的學生,也沒有去探視上揚唱片行的老闆,更沒有看見他們譴責使用暴力的警員。警政署長痛斥暴力,但不是所有抗議的人民都有使用暴力;同樣地,也不是所有的警察都堅守和平,那些使用暴力對付民眾的警察呢?

所以,野草莓的三大訴求:馬英九、劉兆玄為陳雲林來台期間政府侵犯人權的行為道歉;警政署長、國安局長下台;與修改集會遊行惡法!都成了合理的要求。

也許,劉兆玄院長的無心之話(當然也可能是媒體杜撰的):「這種事,忍一忍就過去了。」成為現在馬政府官員最主流的心態:只要對方也有錯,我就不需要道歉!

希望,上述的推測只是我個人對馬政府的「抹黑」!他們真心地在乎台灣的人權,真心地關心言論自由,真心地關心弱勢者的呼聲。

如果沒有,我相信即便野草莓運動最後無疾而終,所有沒有得到滿意答覆的人們(包括我),都不會消失的,我們會將這樣的憤怒與不滿,化成下一波實際的行動,繼續支持台灣走向自由與人權之路!

 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